金鼎资本:开启中国CVC产业投资时代

发布时间:2023-01-11 15:37:43 浏览次数:1875

undefined


导读:金鼎资本何富昌对CVC模式的洞察,旨在全面解读产业投资的时代机遇、运作方式和价值内涵,助力国内产业投资机构借民营企业的上市浪潮,步入属于人民币基金的黄金时代。


伴随资本市场的理性回归,CVC(产业投资)模式开始被众多投资机构所选择。


数据统计,2022年创投市场披露的投融资事件中,有CVC参与的事件数量占比超过30%。对于大多数被投企业来说,CVC备受欢迎的原因在于,除去资金,产业投资还可以为企业带来产业资源的倾斜和订单,这背后折射出当下投资逻辑从风口逻辑向产业逻辑的转圜。


很长时间以来,CVC的活跃头部玩家都被传统巨头公司所占据,在中国是根系深厚的腾讯、阿里、字节、小米;在美国,也是由谷歌、微软这样的“硅谷系”公司独领产业投资风潮。


今天,至少在国内,CVC领域开始涌现出令人惊喜的新面孔——它们是中国民营经济中的中流砥柱,以及他们背后的专业投资机构。而成立于2014年,如今已经迈入第9个发展年头的金鼎资本,早已投身其中,并帮助众多上市公司实现了他们在领域中CVC投资领先的成绩。


为了更好的解读金鼎资本独特的产业CVC模式,我们以金鼎资本的投资理念为切口,并结合金鼎资本服务的具体项目案例,详细解读金鼎资本团队的产业服务能力、当前取得的成就,以及未来的发展愿景和目标规划。



与此同时,我们也整理了金鼎资本创始合伙人何富昌对CVC模式的洞察,旨在全面解读产业投资的时代机遇、运作方式和价值内涵,助力国内产业投资机构借民营企业的上市浪潮,步入属于人民币基金的黄金时代。



以下是现场演讲内容:



01

产业CVC缘何兴起?



和过去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相比,今天国内的一级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十几年前,人民币基金只能做PE投资,和美元基金完全在两个水平线上。主要原因在于,当时人民币基金“钱的供应链”还不成熟。那时候大多是有钱的个人会做人民币基金的LP,比如从事煤矿、房地产的老板。因为这些出资者不太了解产业,所以他们大多数倾向于投资PE,而不会选择VC投资。


这就导致当时的人民币基金只能投即将IPO的企业。


然而美元基金不一样。美元基金根植于几百年的财富传承,背靠成熟的机构出资人,这使得他们不需要投即将IPO的企业,而是可以直接面向更有发展潜力的蓝海市场,比如当时的互联网领域。


鉴于美元基金更有风险承受能力,并且可以通过概率组合的形式降低风险,因此相比于被动的人民币基金,美元基金更有实力做早期投资。


今天资本的格局已经变了。


过去中国的上市公司只有2000多家,且多以国企为主,现在中国有5000多家上市公司,且以民营企业为主,市值近85万亿,形成了非常庞大的资本。而且这些民营资本自身深耕产业,因为了解产业运作规律,且需要寻找第二增长曲线,所以就必须要做产业投资。


在民营企业崛起的浪潮之下,人民币基金就和美元基金相遇了,两者开始在同一赛道竞争。人民币基金的产业投资模式,也初具雏形。



02

金鼎资本为何定位产业CVC?



在中国,财务资本非常强势,而产业资本因为积累不够而相对弱势。相比之下,国外的产业资本,比如雀巢、玛氏、LV等等,不仅产业做得好,投资并购也很强。好在今天,中国也在等待产业资本的崛起。


2014年金鼎资本就提出,中国会进入产业股权投资时代。当以小米、华为为代表的头部公司开始做产业投资的时候,我们就预测到了未来。所以,金鼎资本必须拥抱产业股权投资的趋势。


但客观来说,上市公司的产业投资门槛非常高。


很多上市公司自建投资团队,通常难以取得良好的投资回报,反而还会蒙受很大的损失,这种损失可能高达数亿甚至几十亿,因为上市公司很难想明白:他们做产业投资面临的竞争对手不是同行业企业,而是市场上2万家专业机构,业余选手和长期专业高壁垒的竞争对手竞争,几乎没有胜算,除非是阿里、腾讯、华为这种大体量的产业方,但是往往上市公司反而会有错误认知,认为自己做这个行业,最懂这个行业,最专业,会投的比机构好,这里有常识的错误,比如很简单一点,考虑到竞争和信息安全,和上市公司相关或同行业的早期创业者不会大面积开放给同行上市公司全面尽调,这就是信息茧房,上市公司反而未必如他们自己想的那样那么了解整个行业。上市公司投资失败损失的不只是投资回报本身,还会影响其在产业内的声誉,更影响方向的选择和后续并购的成功,错误的系统会带来一系列系统的错误,有可能会是一个灾难。


上市公司通常无法吸引专业且有成长潜力的投资人才,且上市公司的老板通常不具备投资基因,要做VC投资很难,上市公司通常难以对早期项目的投资决策作出正确的判断。加上财务资本的强势和普遍都在投早投小,不断下沉和内卷,竞争更加激烈,市场上产业内好的早期项目通常会被这样强大的团队优先去布局、抢占。


基于此,与专业的投资机构合作,是上市公司从事产业投资最有效率的做法。而金鼎恰恰可以满足上市公司的产业投资诉求。


因为金鼎资本的团队出身德勤,后来又从事过投后管理,为几百家公司做投后服务与战略咨询,能给公司提供战略能力,并沿着战略做产业布局。


除此之外,金鼎还拥有产业投资需要的强大的服务能力。因为上市公司不仅为了投资赚钱,还要考虑产业发展,但许多投资公司难以给到相关支持,它们往往是募资投资,缺乏更深的服务能力,但金鼎资本有这样的服务基因。

 

与此同时,VC的能力也非常重要。过去的VC都有很高的失败率,他们只需要部分投资成功,打平整体收益就可以,但上市公司不是这样,它们的资金非常有限,这决定了它们对成功率的要求更高。且上市公司更看重产业协同,对被投项目也有清晰的分析能力,因此上市公司也不会投资和他的发展理念完全不符的企业。


针对上市公司对投资成功率的要求,金鼎资本树立了“投早投小高概率大比例”的投资策略,从而在确保项目质量的基础上,提升对项目的掌控能力,以及提升投资的毛利率。



03

如何理解产业投资的核心价值?




投资是上市公司的刚需。


对上市公司来说,等到它上市时,产业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创始人的年龄、创造力也会到达一定阶段,此时投资就是整合新人才的一种方式。


产业投资对上市公司的好处不仅是赚钱,还可以探索新的领域。


举一个金鼎资本的服务案例——中宠股份。原来中宠股份以代工为主,品牌正在起步,金鼎资本就帮他投资了帕特、豆柴等新锐宠物品牌,从而帮助中宠理解和学习新品牌企业的发展经验和成长规律。


上市公司的产业投资做到后期,产业并购将成为趋势。


中国一级市场投资的体量在一两万亿左右,但其实每年上市公司的数量不到500家。单纯的上市退出无法消化这种大规模的资金量,所以并购会成为未来的大趋势。


在金鼎的认知中,上市公司的并购是一笔大额投资,首先要考虑并购能否带来投资收益。因此,一场成功的并购,其核心是要作用于价值增长。


此外,对品牌方、被并购方和上市公司而言,通过换股实现长期合作,各方都能赚到成长的回报,上市公司也能借助并购进入新的赛道,开辟第二增长曲线。且对创业者而言,并购也让他们提早“间接上市”,提前拿到大笔资金加快企业的快速发展。


就当前的情况而言,即便产业并购的价值显著,但部分领域民营企业的并购案例也仍然有限。


首要原因在于,这些创业者本身比较年轻,他们对于自己的认知不够全面,在资本的加持下会更自信,对事业有超出预期的期待,从而更倾向于上市而非并购。


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对并购的理解还停留在传统的认知中。


过去,上市公司不关心企业的增长,因为企业哪怕不增长也贡献市盈率的涨幅,但这种传统思维已经成为过去式。今天无论是VC还是上市公司,更应该投资企业的未来增长,在企业还偏小时将其并购过来,最后获得的收益涨幅可以高达几十倍,这才是共赢。


这也是金鼎资本今年着重提出的“并购VC化”的概念。


针对并购双方认知不匹配的问题,金鼎资本也做了大量的双边沟通和教育工作,令人欣慰的是,已经有不少公司开始意识到这一问题,比如此前不久,在金鼎资本的主导下,龙磁科技就并购了恩沃新能源。


当时有机构准备以5亿元投资恩沃,但我们判断恩沃可能还需要10年才能上市,到时候赛道红利或资本溢价可能都会消失,恩沃也会变成一家传统公司,更何况上市本身也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产业并购则意味着现在就可以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投资机构给到的资金充其量是“手榴弹”,但上市公司给到的资金是“原子弹”。



04

如何看待人民币基金的未来发展?




客观来说,今天人民币基金的地位和美元基金依然存在差距,在一些风险更大、更加创新的领域里,美元基金还是会占主导地位。但是在局部领域,人民币基金已经做到领先,比如宠物行业。


如今,人民币基金已经进入了产业投资时代。产业中的民营资本更有优势,同时又结合了优秀的投资公司,因此人民币基金的优势正在逐步扩大。


站在当下,人民币基金正在面对诸多产业机遇。


首先是人群迭代产生的机会。比如新消费的么崛起,是因为Z世代作为新的消费人群出现,这时候就需要思考几千家民营企业中哪些与新人群更匹配。


其次是领域内部的变革机遇。比如新产品的迭代,新媒体的迭代,科技领域里储能、新材料的迭代等等。


此外还要关注细分领域的机会。正在崛起的投资公司,往往更加专注在某个细分领域做的比较好的项目,比如专注医疗、专注芯片的项目。


长远来看,全面撒网,赌某一家企业成功的投资打法不可持续,未来国内资本市场更需要对产业有深刻理解,重投重注的投资机构。


因此,我们仍然要在自己的认知边界内投资,要研究得足够深入,持有的时间足够长,这是投资的真正壁垒,而且这种壁垒是可复制、可持续的。



05

金鼎资本的愿景是什么?



很多创业者选择金鼎资本,是因为他发现我们跟他是同一个时代的创业者,同时在进步,同时在思考,同时在迭代,同时在解决组织管理、文化,以及给企业或者给产业带来价值的问题。


在5年内帮上市公司赚到10个亿的投资利润,这就是金鼎资本想要去创造的投资价值。此外,我们还要帮上市公司完成至少10单,每单10个亿左右的高质量的并购。这 100 亿的目标不仅是数字,还有它背后代表的产业价值。


我也希望,在未来金鼎资本可以投资100家以上优秀的创业者。


中国企业家的钱终归大部分还是要交给中国的投资机构去管理的,我们作为新生代的产业投资公司,有幸在中国的环境里发展壮大,我们应该挑起属于中国投资机构的责任和义务。


我希望金鼎资本是一个能够不断地进行产业研发、产业投入,持续地给我们的用户、我们的上市公司、我们的产业带来回报,带来返利的一家受尊重的投资公司。